Visit English SIte
导航

镍价两天暴涨247% ,上演史诗级“国际逼空大战”

发布时间:2022.03.11 发布者: 点击量:

史诗级“国际逼空大战”:“妖镍”狂涨,致温州中企岌岌可危? 低调而神秘的温州企业被全球能源能可狙杀?“妖镍”横行致温州中企浮亏60亿美金?伦敦金属交易所罕见废单使剧情反转?

来源 | 凤凰网财经

这是一场史诗级的国际逼空大战,主角是镍,主要用于不锈钢和电动汽车电池。

倘若在3月7日以3万美元/吨的价格做多镍,再在3月8日冲高卖出,会发生什么?

不到24小时内,每吨镍能赚7万美金。

不过,开心还没到10小时,这笔交易就被伦敦金属交易所作废了。

北京时间3月8日晚8点左右,伦敦金属交易所宣布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点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

纵然是见多识广、期货市场沉浮多年的老手们,也不得不惊叹一句,“这也行?”

匪夷所思的取消交易事件源于这两日的镍价暴涨,3月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期货的价格刷新历史新高,盘中最高涨幅达到90.13%,达到55000美元/吨,此前单日最大涨幅从未超过20%。3月8日,LME镍价继续暴涨,日内涨幅扩大到103%,连破6万、7万、8万、9万、10万美元关口,续刷历史新高。

镍价暴涨之下,金融战率先在期货市场打响。

传闻瑞士巨头嘉能可借俄乌局势恶化之机,做多镍逼空中国温州大型企业青山控股,试图抢夺这家世界500强公司手中60%印尼镍矿的股权。

传闻中的嘉能可是何来头?低调异常的青山控股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掌握镍定价权,拿下全球18%的镍矿资源的?镍资源背后,是无数嗷嗷待哺的新能源公司,镍价暴涨,这些上市公司公司将受到何种影响?

瑞士巨头逼空温州企业

镍定价权岌岌可危?

这两日镍价暴涨背后,一则消息持续发酵——传言温州一家神秘低调的公司青山控股,在伦镍上大量做空套保,而俄乌战争打响,俄镍被踢出交易所无法交割,青山集团开的空单可能交不出现货,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借机逼仓青山控股,欲夺其60%印尼镍矿的股权。

多空博弈之下,北京时间3月8日下午16点15分,伦敦金融交易所暂停了LME所有场所的镍合约交易。北京时间晚20点左右,伦敦金属交易所再次宣布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点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

对于3月以来镍价的大幅上涨,国元证券商品分析师陈怡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常态环境是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提升,动力锂电池的强劲需求推动镍的持续去库存,2021年全球镍市场供应短缺达到14.43万吨,而俄乌局势的恶化、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引发了供应担忧,这轮暴涨的引爆器是低库存下的资金搏杀和逼空进行时。

该分析师提到,俄罗斯镍产量占全球10%,高品位的镍矿资源更是丰富,或有制裁若实质影响到俄罗斯镍料出口,供应紧张的格局将继续加剧。

事实上,早在2月15日,彭博就有报道称,青山控股从去年开始建立空头头寸,原因是公司掌舵人项光达认为镍价上涨的势头会消退,想要通过做空对冲自家企业产量的增长。而在该报道中,彭博提到了另外一个神秘人,其掌握了伦敦金属交易所至少一半的镍库存,根据这个体量,有行业人士推测该神秘人背后正是瑞士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

彭博报道

报道中还提到,“项光达及青山控股面临的一个难题是,青山生产的镍产品不符合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货合约的交割条件,因此项光达的期货空头和其生产的镍产品不是一个完美的对冲,这意味着,如果他被迫增加保证金或者进行移仓,这些空头会耗费他大量的现金流。”

一般来说,许多原材料或主要产品涉及有色金属、原油等能源的大型公司会在期货市场做套期保值。据悉,除了青山控股,上市公司华友钴业、盛屯矿业都有套期保值业务。以做空镍为例,当镍价下跌时,期货市场做空镍获得不菲利润,而公司主业利润下滑,一定程度上对冲风险,当镍价上涨时,期货市场做空镍造成一定亏损,但公司主业利润增长,也能填补期货市场带来的亏空。

青山控股此次面临的逼空危机,一定程度上来源于其生产的镍产品不符合伦敦金融交易所期货合约的交割条件。国元证券商品交易分析师陈怡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青山控股在镍上开空单,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套期保值,以往情况下青山由于产量优势基本能控盘,但在极端情况下,这种留敞口的保值方式风险就暴露了。

凤凰网《风暴眼》粗略计算,若传闻20万吨空单为真,以暴涨之前2万美元/吨的成本计算,20万吨空单成本约为40亿美元,3月7日伦期所镍收盘价在5万美元/吨左右,若3月7日青山被强制平仓,亏损约为60亿美元左右。若3月8日的交易仍然有效,按3月8日收盘价8万美元/吨的价格计算,被强制平仓的亏损金额将高达120亿美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伦期所在3月7日晚修改了交易规则,无法交割的头寸可以递延,也就是说若能补齐对应的保证金,青山控股并不会被强制平仓,但若不补齐保证金,这部分保证金就亏损无法拿回了。

期货交易规则中,若商品价格暴涨,空头需追加保证金,对于青山控股来说,这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据悉,LME规定保证金比例为12.5%,按此计算,青山控股的保证金金额约为20亿美元。

国元证券商品分析师陈怡认为,青山控股的镍产量占全球的18%,凭借一己之力争取到国内企业对镍的定价权,若恶意逼空得不到好的解决,镍资源在国内或失去定价权,对后续下游的产业发展将产生不利影响。而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宁波力勤董事长蔡建勇在朋友圈慨叹,“这是一次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

宁波力勤董事长蔡建勇的朋友圈

3月8日傍晚,青山控股项光达对于逼空事件回应媒体称,“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而瑞士嘉能可则表示,“上述这种说法(逼空青山控股)完全是胡说八道(total nonsense)。”

青山控股

——不上市也要买下全球18%镍矿

在种种传言中,太平洋证券在猜想青山控股的应对方式时表现得相对乐观。分析师提到,LME在昨晚(3月7日)修改了规则——无法交割头寸可以递延——这使得逼仓成为持久战,青山只需要后移头寸即可解决困境。

另外,太平洋证券提到,青山控股目前正在出货不锈钢回笼资金,且青山印尼镍铁成本只有1000美金/吨,利润率预计超过50%,年利润预计达到1800亿,期货亏损不算什么。

这家年利润近2000亿的公司,在资本市场格外低调,若非此次逼空事件将其推上风口浪尖,许多人并不了解这家浙江企业在不锈钢、新能源产业链的绝对优势地位。

资料显示,青山控股在2021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14位,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年营收达2928亿元。在一份“中国十大不上市公司排行”的名单中,青山控股与华为、哇哈哈、老干妈一齐位列其中。而在2020年浙商500强中,青山控股位列第四位,排在它前面的,是阿里巴巴、物产中大、吉利汽车三家上市公司。

把低调刻在骨子里的项光达来自浙江温州,那个传言遍地富商、人人都会做生意的江浙富庶之地。

1986年,青山控股另一位创始人张积敏在永兴创办了瓯海联营实验厂,主要生产门窗,2年后,张积敏拉亲戚项光达入伙,成立浙江瓯海汽车门窗制造公司,从生产普通门窗转为生产汽车门窗。

在生产汽车门窗的过程中,项光达和张积敏无意间发现钢铁蕴含的商机,在1995年创办浙江风叶集团有限公司,这是我国第一家生产钢铁的民营企业,也是未来不锈钢巨头青山控股的前身。

1998年,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在温州市龙湾区永中青山村正式成立,传闻取名青山的原因一是因为厂址在青山村,二是取义于“咬定青山不放松”,象征坚韧、永恒。

青山控股先是从国外引进了先进的冶炼技术,极大程度的降低了生产成本,之后又从中吸取教训,进军不锈钢行业上游,试图掌握镍金属资源。

在打破镍霸权,掌握核心资源的过程中,有个极有意思的小故事:

有个俄罗斯客商曾问项光达:你要做镍吗?项光达回答说:“是的!”俄罗斯商人问,“你要做多少吨?”项光达说:“10万吨!”俄罗斯商人听后说:“那你要获得的久一点,至少要活到100岁,不然做不到10万吨。俄罗斯镍做了五六十年了,现在也就是20多万吨。”

事实上,青山控股和项光达自2008年进入印尼斥巨资拿下4.7万公顷红土镍矿的开采权以来,短短十年后的2018年,青山控股便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镍铁生产商,一己之力改写了国际上镍无中国企业的历史。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目前,青山控股已经形成了从镍矿开采、镍铁冶炼到不锈钢冶炼、不锈钢连铸胚生产及不锈钢板材全产业链布局。2017年起,青山控股布局新能源行业,从上游镍矿开采和下游新能源产品制造两方面,力图打造“镍钴矿产资源开采-湿法冶炼-前驱体-正极材料-电池应用”的新能源全产业链。

项光达之所以由不锈钢领域切入新能源,主要是因为镍这一金属资源,可以用于制造三元锂电池,而三元锂电池正是电动汽车的核心部件之一。据悉,世界上的镍矿分为硫化镍矿和红土镍矿两种,可用于制造电池的硫化镍矿储量不大,仅占全球镍资源储量的28%,业内在2018年开始研究将本用于生产不锈钢的红土镍矿转制为电池用镍,研制高冰镍正是其中的一种技术路径。

“做空”青山控股,何许人也?

“妖镍”事件背后的另一主角,传闻是来自瑞士的大型公司嘉能可。

公开资料显示,嘉能可斯特拉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嘉能可)是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前身是MarcRich&ampCo.AG,由亿万富翁马克·里奇(MarcRich)创办于1974年。

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商品综合生产商和营销商之一,经营范围覆盖生产、采购、加工、冶炼、运输、储存、融资、金属和矿产品、能源产品和农产品的供应。

随着发展,目前嘉能可已经是全球矿企50强。据Mining.com显示,在全球矿企50强中,嘉能可排第4较上一年度上升了5名,公司市值675亿美元。

嘉能可成立之初主要从事于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的实物营销,其后不久扩展到矿物、原油及石油产品等领域。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嘉能可建立粮食收购荷兰贸易公司,并组建了基础农产品企业集团,后来涉足煤炭等能源产品。

而有嘉能可之父之称的马克·里奇也是一位毁誉参半的富豪,他建立了原油现货交易市场,是全球最大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斯特拉塔的创始人。但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晚期以及80年代的伊朗人质危机期间,马克·里奇也被指控与伊朗进行非法原油交易以及偷税漏税。

此外,马克·里奇也曾是美国司法部通缉17年的十大通缉犯之一,背负325年监禁等罪名。

不仅如此,马克·里奇的“风气”似乎一直在嘉能可公司身上保留。

凤凰网《风暴眼》翻阅资料了解到,嘉能可从成立至今一直都饱受争议,尤其是在大宗商品上。

2012年5月份,嘉能可曾因逼空铜被警告。在2012年5月初,伦敦金属交易所采取行动取消荷兰弗利辛恩港口的铜交割权。据了解,弗利辛恩港口有31个仓库,其中的29个属于贸易商嘉能可公司及其旗下的PacoriniMetals部门。此举意在警告嘉能可公司等市场参与者不能滥用LME规则,通过囤积金属并迫使客户在仓库外面排长队等候来获利。

另外,2016年5月份,据路透社的报道,嘉能可自2016年初开始建仓布伦特原油期货,一直在市场上囤积原油,截止2016年5月份,嘉能可已经持有近30%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仓位。嘉能可将这些原油储存在离岸油罐中以希望推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通过控制供应来推高油价。嘉能可大量建仓,使得市场中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合约数低于正常月……

相关逼空事件还有很多,而嘉能可也在一次次争议中成长为了大宗巨头。

镍价暴涨,相关上市公司影响几何?

青山控股虽未上市,但由于其掌握了大部分镍资源,许多新能源上市公司都与其有密切合作。其中,华友钴业主要从事新能源锂电材料和钴新材料产品的研发制造业务,拥有从钴镍资源开发到锂电材料制造一体化产业链,算是镍产业链的下游。

华友钴业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启动与青山钢铁集团合作的印尼年产6万吨镍金属量氢氧化镍钴湿法冶炼项目,为公司向新能源锂电材料转型升级奠定镍原料供应基础。

此外,2021年2月28日,华友钴业与青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山科技”)等在印尼设立华山镍钴(印尼)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美元,公司通过境外全资孙公司华拓国际私人发展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华山镍钴68%的股权。

此轮镍价暴涨,对于开始掌握上游资源的华友钴业本是利好,但因为与被逼空对象青山控股合作密切,华友钴业今日早盘闪崩跌停,与其他有镍金属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股价走势截然相反。

有投资者认为,如果市场真如传闻的那样青山在做空镍,那此轮镍大涨必定会影响到华友钴业。

对于本次大跌,股吧里也出现了不少和青山集团有关联的猜测。

在互动平台上,至少有超10位投资者就相关问题进行提问,有投资者提问称“请董秘第一时间辟谣或说明,以维护投资者信心”,有投资者提问称“贵公司和青山在印尼合作了的6万吨高冰镍项目是否会受到波及?”。还有投资者提问称“青山期货事件对公司镍资源获取是否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盛屯矿业也被众多投资者询问是否参与伦镍期货空单,不过截至发稿,华友钴业和盛屯矿业均未在互动易平台回应相关问题。凤凰网《风暴眼》在3月8日下午多次致电华友钴业和盛屯矿业,电话均未被接听。

除了华友钴业以外,也有一些镍产业链中的其他上市公司因为镍大涨而受益,截至3月8日收盘,鹏欣资源涨停,科力远、格林美、兴业矿业等股拉升上涨。

对于镍大涨,格林美回应称,短期与中长期镍资源在合理范围内上涨对公司业绩增长有积极作用。

盛达资源表示,金业环保在2021年年底完成了20万吨含镍危废的处置产能的全部建设(前端火法工艺),并生产销售了部分产品,主要为镍冰铜(低冰镍)。

3月9日,多只镍概念股开盘大跌,截至9日午间中程(300208)跌超10%,友钴业(603799)连续两日跌停,盛屯矿业(600711)、国一(601106)逼近跌停。